我开始思考,社交媒体把我们每个人连接到了一起,我们热衷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面分享自己的生活,分享和亲人朋友一起的照片,分享每时每刻的内心所想,但是,社交平台是不是在让我们靠得更近的同时让我们彼此分离?
种族仇恨,极端主义,他国干涉竞选,这些令人震惊的事件都发生在我们几乎每个人每天使用的社交平台之上,发生在刚刚分享了生活美好的平台之上。
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很多人被灌输了一个美好的概念,大数据让生活更美好。其实从某个方面来说,这句话不能归为谬论。大数据可以帮我们更好地进行科学研究,在物理和医学等方面都有非常强大的很棒的应用。
但是,人们在拥有这个强大的武器的时候,似乎做错了什么。剑桥分析拥有每个选民成千上万的数据点,这些数据来自我们在社交平台上每一次点赞、每一次分享,然后他们开始对此进行分析,建立模型来精确分类我们的性格类型。于是针对那些摇摆州,他们开始有针对性地投放广告,直接影响人们的选举行为。在Trump和Hillary的竞选之战中,Trump团队投放的广告数量不能说是对手的几倍,而应该用多几个数量级来形容。这样的宣传之战每天的投入高达100万美元。
我们的数据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怖的滥用,我们的喜好被用来给我们投放相应的广告,对我们的思想进行导向。这是我们这一代人,伴随着网络长大的一代人所面临的问题。
数据应该被当做我们的私有财产,应该有专门的条令对公司如何使用我们的数据进行限制。那些世界上的科技巨头,拥有我们每个人的大量数据(你可以尝试在Google的个人设置页面找到自己的广告偏好,你会发现那个偏好列表是有多长,分类有多么细化,大体上你会觉得,这就是我所感兴趣的一切),我们在他们面前显得如此弱小,以至于不能拥有自己的独立的思考。
剑桥分析没有了,但是这世界上肯定不止一个剑桥分析。我曾经也有过相似的想法,假如我们拥有数以千万计的人的足够多的数据,那么下一个人的行为偏好我们是不是能够精准的预测到?而那些数据早就从我们的点赞、参加在线问卷等途径产生了。
尝试看好的一面,现在各国正在开始严格规范和定义新的隐私的范畴,开始对公民赋予数据的权力。我国出台的对数据出境的限制,正也是在防止中国人民的数据落入国外有心人士的手中。(之前有的人到处宣扬这是在禁止翻墙,完全是一派胡言,着实可悲。)就像在对剑桥分析的调查的总结上,英国认为他们的选举法已经不再适应这个时代了,我们亟须一个新的法律体系。
但愿一切向好发展。

你可以在Netflix上观看纪录片的完整版。